中国风水文化研究院

琴堂指金歌【上部】

2020-6-29 16:07| 发布者: cnfs| 查看: 211| 评论: 0

摘要: 琴堂指金歌【上部】 总论 人生富贵皆前定,干系身与命。 此二句乃一章之纲领也。凡人富贵贫贱,寿夭贤愚俱是五行排定。盖干系在于身命二主星也。命即命主,身即身主也。 逢生坐实占高强,名利两荣昌。 身命二星, ...

琴堂指金歌【上部】


总论 [琴堂之法,独取空亡为最]

人生富贵皆前定,干系身与命。
此二句乃一章之纲领也。凡人富贵贫贱,寿夭贤愚俱是五行排定。盖干系在于身命二主星也。命即命主,身即身主也。

逢生坐实占高强,名利两荣昌。
身命二星,须要逢生曜,坐实地,占高强之地,则富贵两全。曰逢生者,如子丑宫。坐实者,乃主填实于四柱支辰是也。曰高强者,乃命宫财帛田宅,男女妻妾,官禄福德七宫是也。《五星论》曰:若论五星无多诀,先从命主无多说。世人只论当生是,死法原 来不知活。内外两台君且听,命主入身身入命。互垣须是福来随,管取一生常吉庆。

身命逢官是贵人,登驾近明君。
身主星与命主星会逢官禄,主星者及天元禄主者,当为金紫之贵也。登驾者,言近天子之驾而近君也。主其贵非常。

身命临财万顷田,官禄喜居垣。
身命二星同入财帛者,巨富官禄互居垣者,大贵合格。纵逢煞星,亦富贵。乃须看虚实以定其轻重。如子宫安命见木,寅宫命见金,卯宫命见水,辰宫命见火,虽是杀星,俱作财福。入命或身命主值之,则为身命遇财福,是用煞为权主平生仗义假公贪名好利以致富贵也。第过则不吉矣。

福星守福为真福,官曜居官作显官。若是命身无驳杂,定知享福弗艰难。
言身命逢福守福为真福,遇官而居显官,皆要命宫,无杂可也。

身命得助嫌虚脱,会逢煞空发。
身命逢生曜,谓之得助。最喜坐实地却嫌虚脱,即空亡也。若遇难星则又喜值空虚也。且如卯戌宫安命,火罗木气月同躔子午之宫,是得助也。若是甲寅旬中生人,乃子丑为空亡,则是虚脱,反为破耗之命。如火罗与水孛同守子丑,则谓之会煞逢空反发福。或值流年身空,同此断。

身命遇煞不逢空,处世有刑凶。
此申上文之意,言身命二空遇煞,逢空则平生发财福。若坐实则有刑凶。如寅卯安命,木气为主,与金火同躔卯辰二宫及八字中。又有卯辰二字填之,则是生实。不逢空则祸必矣。余仿此。

身命日月要入垣,失宫福不全。
四主俱要入垣则能为福。若失度落陷,虚弱反背,纵吉亦欠全也。入垣者,即土在子丑,木在寅亥,火在卯戌,金在辰酉,水在申巳,日居午,月居未是也。凡看星辰,以日月清净为第一。盖天地之日月如人之两目,精神所聚,须要明朗。若与煞难同行,不 失明则早丧父母。次看身命宫,逢恩官财福则富贵,反此贫夭矣。

身星最紧命次之,恩福要相宜。
五星以太阴为身主,盖太阴为母象。凡人之血肉筋骸,则母之所遗,故以月为身也。实较重轻,体用自觉,身为最紧,故斯表而出之。以身为先,以命为次也。且天之所赋为性,人受为命,岂可差殊而观。要与命同其好恶,然又须恩星并福曜相扶持,而拱夹身命,方为至妙也。

身星若陷总无凭,福禄要身承。
大抵身命二星,吉凶祸福,须相等而无偏胜之理。然膺爵禄享荣华则在于身,故财帛官禄虽好,身星落陷则亦无,如之何矣。而亦无长久之福寿也。

田财官禄与身宫却与命元同。
凡田宅财帛,官禄及身主,当与命元同论休戚。此又以命元为重,身元为轻也。大概为承富贵者,身也。致富贵者,命也。故取用侔矣。如子丑宫命喜火罗,忌木气,余以类此。盖生命之主星,亦主田财官禄。身主克命之星,亦克田财等星。此即五行颠倒之法,是人家之理。譬如人马但亲爱主家之人,则兄弟子孙奴仆见之亦相亲爱。其憎恶之主家之人,亦憎恶之。

鲁邦立业水同镇,官福俱伤尽。
戌属鲁分镇,即土星。戌宫安命,以土为官福主,水为难星。若同度共宫,则反受克被伤。此亦上章之意。

身命辰酉都属金,最怕火罗侵土生。金水亦生气因金,亦同类。火畏财帛,喜土生,但依身命行。
此盖身命辰酉二宫也。如二宫安命,其官福皆喜土计,男女财帛并畏火罗,以能克命主之故也。辰酉属金,以身命为主。

火能生土,亦生金,上下究原因,识得五行颠倒。颠方是大罗仙。
此论子丑宫命,例同土。但命主喜者,身主,限主亦喜之。命所忌者,身主,限主亦忌之。妙术浅见难识。盖物随化类以通神知妙者,孰能如之。

秦晋楚宫关土计,真是太阴忌。
秦,未也。晋申也。楚巳也。此三宫安命,以月水孛为命主,并用土计为难星,太阴又为三宫之身主,又以为忌关者,难星也。

周邑立命木气逢此,乃太阳凶。
周邑,午宫也。若午宫安命,以太阳为主,太阳象君诸星不敢犯之,惟木能掩其光,故为凶也。醉醒云:只怕成林木作殃。

七强五弱十二宫,俱忌难星逢。
凡诸各位并不喜逢难星。虽为祸,有轻重,而妨害无亲疏。如卯戌二宫以水孛为难,若水孛在命宫,则平生晦滞或多疾。如财帛见之,则不住财或悭吝。兄弟宫见之,则寡兄弟,少朋友。田宅宫见之,则破祖业,克父母。男女宫见之,则男女有害。奴仆宫见之,则小人不足,因福而致祸也。夫妻宫见之,则妻妾丑貌有克。疾厄宫见之,则官刑疾病,中年暴卒。福德宫见之,则贫贱劳苦。相貌宫见之,则无貌破相已。上各宫所遇虚实仔细参详,祸福无不验矣。学者不可不察。

年月日时为贵地,祸福皆非细。
日月五星守照四柱,则福不可量,凶则祸不可测,故曰非细。逢身官禄,田财,福德,恩曜有用之星,则为人仁厚忠信,富贵有寿。值八煞,奴仆,闲极无用之星,则为人凶恶贫贱,丑陋夭折。大凡天地有星,斯为我用,他处有星,弗为我有。更胎宫有吉星,为生成富贵,有恶曜则出于贫贱轻薄,或生背父母,或母不明。

四柱有星强四正,灾祥祸福应。
四柱支辰,有吉星或凶,惟居之胜。居于四正强宫为祸福,则如影响。

七政四余分喜怒,逐一细详过。
七政者,日月五星也。四余,气孛罗计。其喜怒好恶逐一细详。盖火罗性最速,遇之即发,亦易退。水孛性最迟,过了方发,亦难退。木气土计性颇迟,却耐久。惟金星日月自始至终。火头孛尾最为利害。

胎上逢恩非凡裔,庶出孛罗计。
胎宫如正月生人巳上,是若逢恩星守之,非乔木,故家之裔乎。盖四余值之,则祸生庶出轻贱。

胎宫带杀克日月,未产先流血。
如十一月生人,则卯为胎元。或辰,酉,午三宫复以火为煞。若火与日同躔在母腹中,便主伤。父与身同躔,则母必不免于产难也。若火与命元同宫,则百日周岁有关难脱能过此,亦大幸也。

胎中蓦越稍减轻,产际主虚惊。
如子年生人则子为岁驾,亥为蓦越。若七月生,亥又为胎宫,虽不见煞临产,亦主虚惊。如见煞,祸莫量。

马前冲蓦诸神煞,直难祸尤烈。
如子年生,则子为驾,丑为天空,亥为蓦越,午为冲,此四宫之祸福最紧。诸煞临之,为害莫当,更逢直难之星,凶祸尤甚。大小二限遇之,必主恶亡其或禄马官福。及有用星入此四宫者,则为祸,亦不少直难,即直头星也。

大凡驾上喜日月,诸煞分优劣。
岁驾上最喜日月居之,不论有用无用,皆能为福。盖太阳象君父,太阴象后母,岁驾乃至尊之位。盖君后父母居之,岂不为子女之福乎。故克合之者,无不聪明,其余星辰各有善恶如恩福财官所居则能为福煞。难所临则必为凶祸矣。

月支一字看身逢,行限看西东。
月建支上,最喜太阴居之,不问强弱,皆吉。盖太阴为身星,即月也。以月居月生,非得所而从其类乎。其为我福,不待言而可知矣。故不须看限道之所,宜在望前,则喜向东南,在望后则喜向西北。凡行大小二限,皆从交生后,始过宫推断也。

命守垣城福伴恩,壮岁秉威权。
垣城即日月支也。若得宫主命主居之,及恩星在福德之宫,则主二十五年以后为秉威操权之人也。

恩临帝座身守福,晚限承天禄。
帝座实时支也。若值恩星临之,更值身正守福德者,生五十年,后承爵禄初限。若吉,当别议迟速。

福官守籍喜相生,犯籍主刑凶。
籍乃帝籍,亦时支也。若官福二星遇有用之星,相生相助而同守之者,必主富贵。或与杀难共登籍侵犯者,必有刑伤矣。必须验其身主或强或弱,以定其祸福可也。

恩星坐驾少年荣,时逢末主兴。
恩即命母。驾乃年之支辰。如生于子年,卯宫安命,木星飞入子宫是也。若此主少年富贵时,逢之晚景光华。若居日月,中年显达。依此推之,万无一失。

忌曜于斯分头顶,四柱关系紧。
忌即难星。例依上推,然彼吉而此凶。如守驾,则初年艰辛。守日月,中年破败。守末,主孤贫。若杀星居日,尤为不喜。诗曰:三生值杀休逢日,四正临刑怕见刑。吉曜不来相救助,一生劳苦不成人。

禄马贵人所专地,太岁关者是。
禄马贵人所居更为太岁拱夹,或垣城有所关系者,虽在弱宫亦贵。且禄宫谓之崇勋,最喜身命宫,关福德以守之,及日月殿驾拱夹,则膺爵禄而坐享荣华矣。

纷纷格局且休言,最紧是流年。一纪循环遍,原守岁相参。原守当生星也。
大抵诸格之吉凶无如流年,祸福最紧。盖流年太岁,一年过一宫,十二年则循遍十二宫,原守即当生星也。岁即流年星也。凡看命,当看当生所守星,复审流年所遇之曜,互相参究,何者为福,如恩星财福之类。何者为祸,如难星奴仆之类。则灾喜之验庶征矣。此星家之切论,看者尤宜探索。

更将日月加临视,祸福如符契。
不惟一岁之祸福可验,而一日之吉凶亦可见矣。日即值日之宿,月即流年太岁也。太阴为身行度甚速,故日月之灾福系焉。且如命坐己,未,申三宫,以月为主,喜金,水,月,木畏火,罗,土计,看流月值何宿遇亢牛娄鬼,乃生命之宿,则迁官进爵,近贵得 财。遇角斗奎井,乃克难之,星则散祸消灾,脱厄解难。遇箕壁参轸,乃本行之星,则室家和好,事业平安。遇心危毕张,乃本行之宿,则朋友康宁,内外亲睦。遇氐女胃柳,则口舌耗散灾迍。若二限陷弱身命主星逢刑遇杀,必有不测之祸,重病死伤遇尾 室觜翼乃生难之宿,则颠倒灾死血光。若二限空虚身命,主遭恶值难党起凶威,必有异横。乃看诸星性情以定灾福之急缓者矣。其余依此而推。

流年九位逢罗火,家遭回禄祸。
流年,太岁也。九位乃迁移宫也。回禄,火灾也。若太岁行于迁移,遇火罗二星,必主家遭火灾。否则扑祸。如庚申年辰宫命,又火罗二曜同会申上者,即此是也。

行逢限主有生意,贫贱忽富贵。
盖命强主弱守成之命也。限主高命主低创业之命也。故行限须要限,主逢生坐实则能发达,否则寻常人耳。如子宫命行寅限,如与水同宫,则木逢生。此宫限主有生意骤然发福,岂浅浅者哉。

若逢后限不如前,只恐半周天。
假如子限平常,丑限尢甚,行丑限一半,便不能出。以其不能出,知其不能行尽此限,故曰半周天也。大凡限主虚弱或逢煞难及体用受克,此曰平常。

不然限岁定推迁,虚实一般般。
限即大限,岁即太岁。虚者,空亡。不问当生流年,实则以吉言,虚则以凶论。若限遇二恩有用之星,值空则喜流年以实之论也。克我之曜坐实,却喜流年以空之,故曰:虚实一般。假如甲辰旬生人,寅上坐命,木为主星,飞在甲寅,虽是空亡,若得流年太 岁申字填实,则施为称意。或子辰年月,三方限起,亦福用星跳出当年,申限主应难发限宫。又值十年虚魂魄出幽都。幽都,地名,言阴暗鬼神所居。

限主福薄又逢空,非夭即盲聋。盲音望,目不明也。
用星,即限主星也。如甲子旬生,酉宫坐命,行丑限主星在戌,此限主落空。更值甲寅太岁则限空又空。再值流旬星复空,则全无拘束。如朽索之驭六马,幼逢则夭壮,老逢之必盲聋也。

初年至老限俱空,壮健福不亏。
自初至终,所历限宫值空亡陷弱,若命元限主居壮健之地,衣禄则不亏。

限空原脱岁亦空,不可例言凶。
限星无主,既脱落,当生空亡之中。而行限又遇流年空亡,如此不可例作凶断。然其中亦有吉道存焉,所谓空尽最为奇。

空亡一诀少人知,阴阳分两推。阳宫灾祸应阳年,阴空减半元。
琴堂之论,专以空亡为要。且空亡有两推,有阴有阳,有全有半。如甲子属阳年,戌亥为空,则戌是阳,为全空。亥是阴,为半空。丑为阴年,则亥为全空,戌为半空。余皆仿此。如阳年为阳宫,其吉凶祸重,阴宫亦轻。流年空亡之法,亦同此而推之也。

其半仍要定真假轻重量,多寡。
真即实地,假即空亡也。轻为半空,重为全空。多则重,谓连空二三位,寡则轻,为减半及有真也。假如甲戌生人,有用星辰在申,为全空,乃得八字中日月时,有申字填起。若是酉宫,则为半空,乃空不尽,为轻寡也。又如甲申生人,有用星辰在午宫,为正空,更值戊子月及庚寅日。此三宫皆值甲申旬中,一连三位俱空,为重而且多也。
昼日夜月难一例,金鸣火终昧。日月无云则明,故昼生喜日空,夜生喜月空。又金空则鸣,火空则发,且金始终吉,火有时熄,始终凶也。

小限宫中起,生月,名为月限。诀循环逐一明灾,喜数周而复始。
假如甲子生人,戌宫坐命,遇寅年便从命宫子,逆数至申却值寅,则是小限。如五月生,即申宫起,正月逆行至辰,为五月,则是月限也。凡一年之休咎则在小限一宫之内。若十二月之吉凶,则又散居于十二宫焉。如小限在申,值恩星官福田财吉宿临之,是年必然发福。若杀难凶星值其年,必然灾祸。月限亦然。如正月看申宫,二月即看未宫,三午四巳,依宫逐月数周十二宫也。大抵比小限及月限值财帛遇生吉星则发财,见克凶星则破财,至兄弟则因人荐举,值凶则兄弟朋友乖,争在田宅。见吉则宅舍有喜,增进田业。遇凶则门户多事,家资破耗。在男女,见吉则生贵子或子女有喜,遇凶则子女有凶灾或损人丁。妻妾见之,吉则妻有喜,值凶则妻妾有灾祸。余依例而推之。

逢生遇煞逢凶吉,类应年月日。
生星为福,煞星为祸,各以类应。如木星则应亥卯未寅年月日时,金星应巳酉丑申年月日时,水星应申子辰年月日时,火星应寅午戌,土星应辰戌丑未,其为福之星。若贵人则于所应之期,荣膺趋擢,否则招进财喜。若遇为祸之星,仕进则降黜,庶民则破家退财,病者殒命,囚者遭刑。此法克应最灵,精之则无不准矣。

月为兄弟,日为妻子,息在于时年为身驾,依此取父母胎元记,主星各看居何地,虚实从其类。
此不以十二宫主为例,但取四柱支辰而论之。如庚申年即以水为本身,岁驾便看水星在何宫。戊寅月则木为兄弟,即观木在何宫。丁卯日,火为夫妻,审火在何宫。丙午时,太阳为子息,看所守何宫。己巳为胎元,则取为父母,审水星何在。其名星逢生坐实,及遇杀星逢空则吉。或逢克坐实,及遇吉逢空则凶。又以月管初主二十五年,日管中二十五年,时管末二十五年,必须推究本属虚实,及会聚是何星辰宿度。若吉星同行则以吉论,若凶星同行则凶,可知此与五星不同。

身命二星如相克,元机不可测。初末平分一百年,生杀细推研。
凡星研主星宜相生,宜比和,不宜克战。如相生则一世机之有大动用亨通,如克战则平生处置乖违,施为蹭蹬,其机深奥,岂浅见所能知。大扺人生百岁,则以命主管初五十年,身主管末五十年,其间生煞制化之理,又宜参详。假如命立子,以土为主,喜火罗,忌木气,此五十年元守,行限逢木气则凶,遇火罗则吉。五十年后属身主所管,如身在寅则以木为主,喜水孛,忌金星。流年逢水孛则福,见金星则灾。余仿此而推。

命弱官福马元强,虽荣不久长。
身命者,根本也。官福马元,枝叶也。大凡根盛则枝叶自茂。苟根本微弱,枝叶虽茂,亦不久也。如身命主星,无力,官福马元虽有用强健,不过暂时之富贵焉,能臻长久之福哉。

立命不定,或多移身,命主两岐,马入迁移,更祖姓身命人无定。
身命如居两岐夹界之中,如氐尾牛斗之类者,主为人心性不定。今日计于东,明日复于西,若驿马入迁移之位,及迁移遇身命之主,或身命被驿马迁移照破,必主平生作事进退,非出祖而过房,必移根换叶,不然萍梗之人他乡之客也。

妄想心高不满意,用神坐虚地。
身命,官福,田财及有用之星并守强宫实地吉,若陷空亡则凶。主乎困苦,心高而谋事多不遂意。

贵人禄马,官福同拱夹怕逢空。官福禄马最喜夹太岁冲,必发。
大凡贵人禄马官福之宫得日月,身命左右夹之,或三方拱之,极吉。遇太岁冲起,必发福。若日月身命夹的杀劫刃阴煞者凶。太岁冲动,必破败。假如庚午生人,申宫立命,福德官禄马在申,太阳在酉,太阴在未,及身命前后夹之,若限行其宫,则必富贵。或身命日月在子辰拱之,亦吉。又遇寅,太岁冲起,其年必发财禄。或值甲戌流旬空亡,又不吉。又如庚寅生人,酉为阳刃的杀,或命主日在戌,身主月在申,左右夹之,行限遇之,最凶。及逢太岁冲起,其人非刑狱则水火之危,必不免年空则美矣。

刃煞莫夹官禄乡,夹着祸难当。
官禄之乡不宜阳刃的杀夹之。若值煞难在其中而运限逢之,灾祸必不可当也。

前夹地尾后天锋,虽荣不善终。
地尾者,计都也。天锋者,阳刃也。壬癸生人,以子为天锋,若身命在未,计在午,左右夹之,虽荣恶亡。

金木为杀更坐杀,非命遭王法。
如丑命木为煞,亥命金为煞,若飞临空亡劫的羊刃蓦越之上,或三方拱吊,限道遇之,更流年杀曜冲刑者,必囚梏而死于刀锯之下。盖金木二星素秉肃杀之权,众煞更增其势,岂有不为祸者哉。

左右二杀月居中,仍看三日宫。
且如庚午生,立命子宫,太阴居卯,或金,或木,或寅,或水,或气,在辰左右夹之,必主自幼难养,多生疾病。何则盖水气为难,金为阳,刃为的煞,仍看三日之宫,以同论轻重。三日即生日后第三宫,如子日生卯宫是。或曰取太阳前三十六度为是。

前后二杀夹日月,身殃母有疾。
前后即左右也。若左右煞难日月居中者,生身多厄,父母多疾,并有克害。

灾多喜少凭何信,福曜居阳刃。
阳刃之煞在天,主屠戮:在地,专宰割。故为祸,尤酷。盖人之安闲劳苦,皆系福德之星,要居善地,斯能坐享荣华。若临凶位如阳刃之类,则平生侥幸而匪诚恪者矣。

阳刃的杀忌三合,拱命祸最毒。
凡身命二主及命限二宫俱要恩星吉曜相临,日月三方拱之则为享福之人。如值阳刃,劫的,恶煞三方拱照,主贫且祸。

三方见杀别无忌,祸福元中秘:对宫见煞别无灾,大概少舒怀。
凡恩杀吉凶之星,三方拱吊则祸福最紧,对照则缓。吊拱如申,子,辰之类,对照如子,午,卯,酉,辰,戌,丑,未之类,且人行限三方,见煞则紧,见恩则为福。亦 大对宫见煞,亦微灾且无害,见恩为喜,不甚妙。

前是太岁后是杀,小限宫中夹。小限,以立命宫逆起,子遇流年,太岁即止是也。
如小限在卯,太岁在寅,杀在辰夹之,如酉宫命小限在寅遇丑,太岁,而罗在丑逆转,火在卯顺,亦为夹小限,此乃真关。若人遇之,断不可出此年。小限之诀,已见前类。

体用克星相战争,便是此中行。
体者,身命也。用者,限元也。身命主与限元主同刑杀,相争战克于大小二限,太岁又冲照者,此限此年必死。

的杀阳刃须要畏,逢空胜为制。的杀刃蓦不逢空,限遇不善终。
凡的杀阳刃,其凶势虽可畏,若值当生流旬空亡,则不能逞其凶势矣。故曰:胜逢制。若的杀,阳刃,劫煞,陌越四宫无煞星居之,则无妨害。如值恶星临之,不逢空亡,限行其上,必有非横。

主煞坐实又同宫,妨处要当穷。
如甲子生于七月,以金为主,与火同躔于申,乃金旺火病之乡。又会起申子辰水局,则金势愈盛,火气失令,反为富贵。

主强须要杀无气,不能为我制。
主即命主也。主得令,杀无气,定为我制,则不能为祸矣。

杀星与主不两立,强杀主必失。
此反上文之意,以明杀强主弱,则其势不可受矣。

杀微得助愁愈盛,受制威难逞。
杀星得助,为祸尤甚。若受制则力微,不能逞其威矣。

若还有用不为凶,权重凛威风。
杀若有用,反假为权。子宫命木为煞同火在寅限乃限主逢生火罗有气此限必主有权特达。

土埋双女如作主,大胆力如虎。
土埋双女,木打宝瓶,水泛白羊,金骑人马,本凶兆,若为命主,反以吉论。主人心雄,胆大,气豪,力勇。




扫一扫,可以分享到朋友圈^_^

  • 联系方式:
  • 电话:188-1678-7133
  • 邮箱:service@chinafengshui.com
  • 客服微信号:80086129
  • 微信公众号:CNHKFengShui
Powered by China FengShui | 易统天下文化咨询(广州)有限公司 © 2001-2013 |China Feng Shui ( 粤ICP备13086847号-2 )
返回顶部